內力人的飛航模式

第一次在媒體上,看到連俞涵「耍大牌」的新聞,望著那一串緊咬著她不放的標籤:
假清高、跩、被排擠、人緣很差、常一個人躲在角落、下戲倒頭就睡……

一股熟悉的心驚瞬間襲來。

身為一個高度內向者,從小我就在各種誤解、霸凌中,疲於奔命地應付、滿心困惑地長大。

我成長在一個「對安靜的孩子極度不友善」的環境(主要霸凌者是母親──她幾乎是痛恨小孩的安靜氣質),長大後,又進入了以「強勢風格」著稱的高科技產業。數十年的時光,始終身處格格不入的環境中,這情況一直讓我迷惘且困窘。

關於那些:再怎麼努力卻始終徒勞、無時無刻都在和內心的慌亂奮戰、搏命演出也要「看起來比較外向」、動輒就有人對妳安靜的氣質酸言酸語、甚至狠狠霸凌一番……啊!這一切的處境,我實在太熟悉了。

而連俞涵經歷的,似乎正是一名典型內向者,被周遭的人們曲解、甚至霸凌的典型狀況──

這個世界對「內向」兩字的諸多誤解──並非全來自惡意,有些時候,人們只是出於直覺反應:

「啊,你/妳怎麼不和大家一起玩?」
(因為我們喜歡的遊戲不一樣啊……)

「啊,你/妳怎麼不放鬆一點?」
(我現在就是在放鬆啊……)

「啊,你/妳怎麼和大家不一樣?」
不一樣又如何呢?每個人,本來就是都是獨一無二的個體呀。

當然更多時候,這些誤解來自這世界,對「內向」根深柢固的長期偏見

記得小時候,有回全家去採買過年用品,隔壁的書籍特賣會太吸引人,我的眼神屢屢被勾了去;母親發現了我的渴望,熙來攘往的大庭廣眾下,劈頭便是一巴掌:
「看什麼書?妳以為妳多有氣質?不講話又古怪,假清高!」

我憋屈著兩汪眼淚,抖動著肩膀卻不敢哭出聲,生怕招致更羞辱的責罵或體罰。

小女孩不懂的是:「安靜地看書」,為什麼被說的那麼難聽呢?
更迷惘的是:如果看書那麼糟糕,為什麼媽媽要求我「每次考試都要拿第一名」?
(而我明明也做到了呀……)

這世界在「尊重多元價值」的道路上,一直前進地十分緩慢:
❖在學校:我們總被要求踴躍發言、集體行動、參與各種喧鬧的團康 ── 儘管這讓安靜沉思的孩子如坐針氈;

❖在社會:「合群」和「盲目從眾」常被混為一談,具備獨立思考力的人,常在想法被瞭解之前,就被扣上「不合群」的帽子;

❖在職場:開放辦公空間意謂著「思考隨時會被打斷」,而許多企業熱烈追捧的「會議室頭腦風暴」,甚至已被研究證實:集體產出的點子,無論在品質或數量上,常常比各自發想來得更平庸、也更少。

然而,因為「大部份人類是這樣」,這個世界便一直朝「同一個方向」設計,更不吝對於看起來不一樣的人,給予各種批判與打擊,儘管他們沒有礙著任何事;而有他們當中有許多人,甚至還特別溫柔或聰慧……

在一個訪談中,連俞涵也提到了她對「尊重多元」的渴望:

她擦了擦眼淚哽咽地說:
「不擅表達並不是個錯呀……,」


「這世界上有各式各樣的人,可是當我們到了某個環境,邏輯不是屬於多數人的時候,我們就會變成異類。

「只是其他人不理解時,就會用他們的角度揣測你,覺得你怪,扭曲你的作為,而我難過之餘,就是自卑……。」

最令我觸動的,則是她對於同樣處境的人們,深刻而溫柔的同理:
「被誤會時我真的很失落,但至少我身為公眾人物,心裡的失落是能被看到的、可以被理解的,但這世界上有更多比我更害羞、更怕生的人,那他們的生活要怎麼辦?

同樣的溫柔,也在 Youtuber阿翰的眼淚中閃現:

哎呀,這兩個地球人也太溫柔了…… 如果多一些這樣的人類,這世界,肯定會可愛許多呀。

從《一把青》的朱青,到算命阿姨廖麗芳,儘管風格迥異,透過角色詮釋,演員閃動著飽滿的生命能量,卻同樣觸動人心 ──

我想,正是他們細緻的觀察力、敏銳到近乎赤裸的同理心,才將這些角色,立體又鮮活地支撐起來吧!

而細緻的觀察力、敏銳的同理心、突破框架的創造力……這些,恰巧都是內向者的天賦。

長期以來,「外向特質」被主流價值大力推崇,矛盾的是,人類世界最閃耀的新創企業,大多是由內向者所創立,如:

❖賈伯斯/創立 Apple
祖克柏/創立 Facebook
比爾蓋茲/創立微軟
伊隆馬斯克/創立 TELSA & SPACEX
賴瑞佩吉/創立Google ……

歷來最傑出的科學家、思想家、藝術家,更幾乎被內向者橫掃,例如:
❖愛因斯坦、牛頓、愛迪生、居里夫人、畢卡索、巴菲特、甘地、林肯、歐巴馬、德蕾莎修女、達文西、梅莉史翠普、演員梁朝偉、謝盈萱、梵谷、草間彌生、畫家幾米……

我們打造了一個為外向者服務的社會框架,然而最傑出的人類,卻往往在框架外綻放光芒。

所以,這層層的僵硬框架,是否排擠了多元和創意的存在?
所以,我們對內向特質,到底誤解了什麼?


連俞涵:「我不會破壞你們,但我不要走進體制裡面。」
「雖然我對演戲充滿熱情,但在這個環境裡,始終有種種的不適應。」
「或許別人看我很奇怪吧,但這樣的狀況,對我來說是最自在的,就像戲裡的朱青,不管到哪裡總是格格不入,但她也安於當個這樣的存在。」

如果下次,我們遇見了一個安靜的地球人,他/她看來與世無爭,沒有驚擾了誰、也沒有耽擱了什麼事──請允許他/她用自己的節奏,與這個世界共舞

很有可能:他們當時,只是剛好調成「飛航模式」,如此而以。
而「飛航模式」通常更省油、更高速、還能引領人類望見更高遠、更壯闊的風景──無論在航太界、在人生中,都是如此。

如果你對「心靈飛航模式」的操作不甚熟悉,歡迎留言告訴我,我樂意分享許多深諳此道的地球人,以及他們的故事:

關於他們在「飛航模式」中,如何安靜地覺察、捕捉創意的靈光;
以及他們如何讓人類世界,一點一滴地,更接近美好的故事。


▋本文提到的內向,為榮格所提出的定義:
由內在獲取能量的人格與行為特質

❖內向與外向特質並不一定互斥。
具備內向特質的人,可能同時具備優異的社交能力,如:歐巴馬;
也可能不擅長、或單純不熱衷社交,如:居里夫人。

※感謝女人迷刊登轉載

點此看文章

▋參考資料
影片:36題愛上你 |連俞涵和你想的不一樣
影片:連俞涵走紅後爆臭跩.假清高!大學同學透露她真面目
影片:【我們回家吧2】精華版 | EP08 曾文翰X花蓮新城
【充滿慢靈魂的女孩】連俞涵

腦力激盪尬創意 人多反礙事?
腦力激盪法過時又沒效率!

女演員》作者:連俞涵
連俞涵詩集


「五年過去,我還是一個女演員。」
文字彷彿凍結了時間
記憶中的場景格外清晰
那些因角色而經歷的情感,在幻化成詩句之後
是夾雜不清、是溫熱、是潮濕
一如第一次所見

《山羌圖書館》作者:連俞涵
連俞涵首部散文集


我很喜歡山羌,偶爾會覺得自己的守護靈可能是隻山羌,膽小怕生,謹慎地避開人群,不喜歡群聚,居住於山區,身形嬌小等等……

有次我在樹下看見一隻山羌,跟牠對上了眼睛,牠定在那看了我一會,才小跑步地從我身邊經過,鑽進樹叢裡,那一刻我覺得我與山羌是心靈相通的
……

留下你的想法……
回到頂端